袁牧之《关于解放区电影工作》

   刊发时间:2016-11-21   作者:袁牧之

关于解放区电影工作

袁牧之

一 抗战时期

解放区开始有电影工作是在一九三八年秋季,在延安八路军总政治部领导下成立了电影团,下辖一个摄影队和一个放映队,当时技术人员很少,摄影队的六七个干部中才只有三个电影专门工作者。

一九三九年一月,摄影队从延安出发到华北敌后,拍摄了第一部解放区的历史记录片——《延安与八路军》。

一九四○年以后摄影队回到延安,在国民党反动派物资封锁下,继续拍摄了:《延安第一届参议会》,《十月革命节》,《边区工业展览会》,《生产与战斗结合起来》等片。这些影片都是在缺乏近代水电设备的困难条件下制成的,我们在无声片放映时用留声机配及扩大器说明的方法来完成宣传任务。因为当时根本没有录音设备。

二 “八一五”至东北及华北解放

抗战胜利以后,一九四六年四月下旬我们接管了长春伪“满映”制片厂,五月上旬因为战争情况将该厂器材及部分旧有人员迁至北满合江省兴山,开始建立人民的电影厂——即现在的东北电影制片厂,同时拨出重要器材的三分之一及少数技术人员进关交予华北解放区,拟在华北另外建立一个电影工作的据点(后来成立了华北电影队)。

当时我们虽然有了器材,但如何建立起为工农兵服务的人民电影,仍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建立东影厂,首先是忙于搬家和安家,从长春搬到了距离佳木斯东北一百余里的矿区——兴山,除了器材之外,一切都要重新着手建立,当时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旧满映的人员,如何改造他们的政治认识是当时首要的课题,而解放区的绝大部分干部,都是从未从事电影工作的,如何动员他们去学习并掌握电影技术,也成了建厂初期的最重要的关键,同时另一方面,又必须吸收广大青年用以培养大量的技术的和其他的干部,来适应当时与以后的需要,这样,我们便从有了器材,学习政治,掌握技术,培养新的干部来构成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基础。制片是从一九四七年开始的,初期的制片方针,是先从新闻记录片做起,从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出第一个作品到一九四八年底止,共出了九个出品。平均约两个月制成一部出品。

这一阶段前后共二年时间,最初的搬家与安家获得了生产工具,又从工作中培养获得了初步的人力,这是新的人民电影厂中生产力的初步成熟;接着来到的问题是如何健全新的生产关系,并尝试有计划的生产。

为此,遂更进一步开展了“正规化”,“科学化”,“统一化”的三化运动,订立了保证生产的公约,然后在这样的基础上订立了一九四九年的生产计划,任务较前一年增加一倍,即平均每月一个出品,全年制片十二部,共十万呎成品的计划,其中新闻记录片与故事片各半(随着东北的全部解放,东影厂已于本年春迁回长春“满映”旧址,最近因东影厂干部部分调北平成立北平电影制片厂,新闻片记录片的计划将由平影厂完成,东影厂只完成故事片的任务)。

关于华北电影队,于一九四六年原拟在张家口成立一个制片厂,但当时亦因张市的战事关系,不得不暂时的迁至山沟里,在华北军区政治部的领导下成立了华北电影队;而他们所遭遇到的困难,无论从人力、物力来说,比起东影厂的条件,则更为困难,得不到制片的发展。在客观条件的限制下,他们将大部分器材藏在山洞里而将必要的制作器材装备在一辆大骡车上,在任何的情况下他们完全同战斗部队一样,可以随时随地转移,他们发挥了高度的热情和创造去克服种种的困难,以坚持工作,所以大多是用手工业方式来完成了一些新闻记录片。例如要从三里外挑水来冲片子,天气热大家就用扇子扇片子,录音依靠摩托车发电,拷贝机利用旧的摄影机,不能调光,没有自动回转;总之,一切一切惟一的办法只有用手来解决困难,但也终于先后完成了两号新闻记录片(今年四月华北电影队的制作部门已合并于北平电影制片厂工作)。

根据上述情况,解放区的电影事业从两手空空发展到有规模的制片厂的建立,这之间曾与种种的困难作斗争,但更重要的是与思想作斗争,这是人民电影事业成长起来的主要因素。在思想斗争的过程中,不断的克服了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与爱好,而逐渐摸索着建设为工农兵服务的电影。

我们在这几年的过程中,不仅在为建立工农兵电影的理想而学习,同时也从行动的实践去服务。我们的编剧,导演,演员等创作工作者,轮流的深入农村,深入部队,深入工厂去体验生活,搜集材料,摸索着工农兵电影的内容与表现方法。例如第一部故事片《桥》,一方面虽然还存在了很多缺点,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我们创作工作者所要共同追求的方向。

我们的摄影队(已从最初的三个队发展到现在三十多个队),特别是其中大部分的战地摄影队,雨淋日晒,风吹雪打,在最艰苦的条件下长期地随着部队行军作战,他们不仅意识到作为一个人民电影摄影员的光荣任务和作用,并因为每到一个部队,就提高了该部队的战斗情绪,因而更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极有作用的政治工作者,更有了不顾一切,英勇牺牲的精神,随着尖刀连,尖刀排,以至尖刀班,突击进到敌人的腹地,作战地摄影工作,也由于这样而不幸牺牲了我们三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解放战争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摄影师张绍柯,王静安,杨荫萱同志,也由于他们伟大的自我牺牲的精神,而获得了在中国电影史上空前的记录片:《解放东北的最后战役》。
三 目前阶段

在解放战争胜利的开展下,长春,北平,南京,上海等地各敌伪制片厂已先后接管,根据新的形势,及今天电影管理工作繁重局面,业已成立了中央电影管理局,它的任务是管理全国公私营电影事业及对国际上有关电影事业之一切联系。

管理局目前直辖之国营电影事业暂分为制片及发行二大系统。

一、制片厂已有东北电影制片厂及北平电影制片厂,上海方面俟接管完竣后,即将成立上海电影制片厂。

二、发行系统现已成立东北影片经理公司及华北影片经理公司,上海方面亦即将成立华东影片经理公司,此后并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发行机构与发行网。

四 主要的经验教训

人民的电影事业,在几年来摸索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与困难和获得的经验与教训确是多方面的,目前尚未得机会从事全面的整理总结;为便于在文代大会上作一简略的报告,这里只提到三个主要的经验教训。

第一,从一九三八年到现在这十二个年头里,我们从两架敝旧的放映机,一架三十五米的古老的“矮摩”和一架十六米的小摄影机起家,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到目前马上就要成立国营第三个制片厂——上海电影制片厂,并将同时成立全国各地发行机构与发行网的今天,并在此过程中能够使我们在方针和方向上未绕大圈子与走弯路,这首先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对这一新兴事业的正确领导,热诚的爱护与大力的支持,从党中央直到各级地方党和部队中的党以及各级政府,部队,机关,团体,在一切与电影事业有关的问题上,全做了充分负责的领导与帮助,这就使人民的电影事业获得了有力的依靠,否则解放区电影事业能有今天的局面是不可想像的。

第二,解放区现在已经有了一千多个电影工作人员,这包括了最早延安电影团的人员,伪满映的人员,党中央从西北各单位调来的人员,东北文工一团全体人员,华北电影队的一部分人员,和正在从学习与工作中改造的伪中电三厂的人员,以及由我们所办的第一、二、三、四期训练班毕业的学员们,总之是从许多不同的单位合并的。但在每一单位合并之前,我们都首先相互提出警惕并共同抱下决心,以毛主席整顿三风的精神来彼此防止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与小集团主义,并在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过程中不断地与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作斗争,这样,我们才达到了基本的团结,由于团结才有了力量,这是发展过程中给我们第二个经验教训。

第三,由于上述依靠了党的正确领导和基本上团结一致的干部条件,我们才能够全体一致以民主集中的精神,忍受了并克服了一切困难,坚持了并摸索了如何走向毛主席所指示的文艺方向,创造以工农兵为对象,为工农兵服务的电影。远自一九三八年起,以及在一九四六年建立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初期,都是先用摄影机直接反映工农兵斗争生活的新闻记录片做起,然后再过渡到加工较多的艺术片。我们的艺术干部们一方面直接的走向工农兵群众学习与采访来寻求他们创作内容的源泉,另一方面又间接地从新闻记录片获取了经验。我们的新闻记录片和艺术片在立场上和方向上曾走了一条基本上是正确的道路,在风格上即使还是粗糙的,然而也已否定了传统的抄袭,初步地摸索了新的风格。

但是我们还是锻炼得很不够成熟的,我们马列主义的理论水平还很低,掌握政策还很不够,创作方面也还残留着有自然主义的倾向。以上是经验教训的第三点。

五 结语

十二年来解放区电影事业的发展,仅仅只能算是万里长征才开步,尚在幼稚状态中。随着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和解放区的扩大,解放区的电影事业也随之扩大到全国范围,而成为人民国家的国营电影企业,这一国营企业又将在全国电影事业中居于领导地位。今后任务的繁重与前途的困难当比过去更甚,但只要按照上述依靠领导,紧密团结,坚持方向这三个主要经验教训所告诉我们的,更依靠于即将形成的人民民主政权的领导,更依靠于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开诚布公地与最近会师的长期在国统区艰苦奋斗的进步电影工作者合作,虚心地相互学习,不断地以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来加强团结,继续摸索主要为工农兵大众服务的电影,我们相信,上述三个主要的经验教训既曾引导我们从几架旧的机器起家而发展到今天解放区电影的胜利,我们也相信这三个主要的经验教训将引导我们到明天国营电影企业与全国电影事业的胜利。


 

 

京ICP备05067365号 | 联系我们 关于文联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CFLAC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